《教育艺术》杂志社官方网站

教育艺术

发人深省的大师级哲理思辨(中)

时间:2015-02-20 03:54来源:《教育艺术》 作者:李燕杰 点击:

  老舍(1899—1966),本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满族正红旗人,原姓舒舒觉罗氏,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文学家、戏剧家。老舍是先父的同行,他们年龄相仿,意识形态高度相似,又都在大学、中学任教,并且都是老北京人。不同之处在于,先父是汉族,老舍先生是满族;一个以写作为主,一个以教书为生。

  他们二人都是研究文学、语言学的。那时北京市大学教师、中学教师都不多,所以他们时不时在语言文学研讨会上见面。

  我幼年时就读过老舍的名作《赵子曰》《二马》《骆驼祥子》等,他那深厚的语言造诣和别具一格的创作手法,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一次,我有幸聆听了老舍先生的演讲,内容是青年人如何从事文学创作,我还大胆地走到台前向他请教关于写小说的经验。他强调,写小说要注意在矛盾冲突中塑造人物,并分别对不同性格的人进行形象描写和心理变化的叙述。

  他还特别强调北京人要有北京人的文风,要写出北京人地道的性格和语言,体现出北京人的特色。他反复强调老北京有老北京的特色,任何其他地方的人都不可能有。后来我领悟到,其实这就是文学创作要处理好的个性与共性的问题。当场我还请他在笔记本上签名留念。当时,不仅我一个人请他签名,很多人同时请他签,他谦和热情地一一满足了大家的要求,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叶圣陶(1894.10.28.—1988.2.16.),现代著名作家、语文教育家、编辑家、出版家、政治活动家、中国第一位童话作家。我了解叶圣陶,是从叶绍钧开始的。在上小学时,就开始读他的名作《稻草人》,还读过他编纂的活页文选。后来才知道叶绍钧就是名作家叶圣陶。

  一天,家父说要带我到叶老家看望,我喜出望外。到他家后,叶老十分客气,对我这个小孩子非常亲切,一再鼓励我好好学习。他说:你很聪明,又生在这样一个读书人之家,应当充分利用这些条件,好好学习,将来会有出息的。

  在“文革”后,我们创办自印文艺刊物《艺苑蓓蕾》,组织年轻人访问他,他一直都很热情。当他听说来访的是青年工人,而且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并办刊物,他非常高兴,给予热情的鼓励。当时,我在编《周恩来与文艺》,一再向他请教,他多次写信回答我的问题,这些宝贵的信件至今还保留在我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叶老曾对我们讲:趁着青春年少,多多学习;趁着有生活,多多写作。

  冰心(1900.10.5.—1999.2.28.),原名谢婉莹,福建长乐人。中国诗人、现代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社会活动家、散文家。笔名“冰心”取自“一片冰心在玉壶”。1919 年8 月的《晨报》上,冰心发表了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1923 年出国留学前后,开始陆续发表总名为《寄小读者》的通讯散文,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

  冰心的名字,我是在六岁时知道的。父母与朋友们经常谈到当时的几位著名女作家:谢冰心、谢冰莹,庐隐、冯沅君等…谈得最多的是冰心女士。父母让我读她的《寄小读者》《繁星》《看水》,同时,又读泰戈尔的《新月集》《飞鸟集》,对我的文学创作都起到重要的启蒙作用。后来我写诗,写散文,就是受她和泰戈尔的影响。

  1945 年8 月,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冰心和他丈夫吴文藻回到北京。冰心应邀在贝满女中礼堂演讲,我有幸聆听了她的教诲。她讲文学,讲青年,将未来。她的演讲坚定了我从事文学创作的决心,也使我更加爱大海,爱一切应当爱的人和事物。在解放后,从上个世纪50 年代,我们家和冰心家同住一个院,家父又与冰心、吴文藻、潘光旦、费孝通几位老先生同事,在“文革”期间,还一起受迫害。

  在这几十年中,经常见到她老人家,后来我的诗集要出版了,请她题字,她看了我的作品很高兴,说:“这些诗,是专业诗人写不出来的,因为他们没有你独特的生活!”她拿起笔来题写。“诗之心,国之魂,诗如其人。”

(作者为教育艺术杂志社社长)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