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艺术》杂志社官方网站

教育艺术

我所认识的李燕杰老师 ——庆贺李燕杰教授演讲35周年

时间:2012-08-09 13:02来源:《教育艺术》 作者:祝东英 点击:

  我和李燕杰老师自1980年认识至今,已整整32年了。回首这32年的人生旅途,无论是在我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或是三四十岁的时候,还是现在的中年阶段,都有李老师的关心和教导与鞭策。特别是80年代的上半期,我在工厂工作的6年终,李老师对我的亲切关怀与真诚的帮助以及积极热情的鼓励,我将铭记终生。

  自1979年1月3日-1985年2月6日,我在工厂工作了6年的时间。这6年,可以说是我从走出校门进入社会到今天,有生以来最重要的6年。这是我身处逆境,经历了各种困难和挫折,但从不畏惧、从未退缩,而是顽强抗争、努力进取的6年。今天,回首自己一路走来的岁月,我非常感谢这6年的磨砺和锻造。在这6年零1个月的光阴中,大部分时间我是在逆境中度过的。在这些年里,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是李燕杰老师给了我极大的勇气、信心和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所以,我要深深地感谢这位恩师。

  6年里,算起来(工厂组织听李老师作报告除外),近距离和李老师接触仅有2次。一次是因为自己所在的工厂风气很坏、正不压邪,领导素质和水平太差,收受贿赂、偏听偏信、相信极个别道德败坏、人品极差的小人在领导与群众面前对我进行造谣诽谤、导致自己被打击报复、被不明真相的群众讽刺、嘲笑和孤立……当时,自己身处逆境,思想压力很大,有许多问题不知如何面对,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化解。所以,我就去找李老师,向他请教应该如何去看待和解决一大堆自己想不通的问题。那是1983年8月7日的上午,我第一次见到李老师,第一次和李老师面对面的交谈。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仿佛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它让我永生难忘!另一次是因李老师他们要出一本书,(向我们大概有10来个青年约稿子)而召开的一个小会上见过一面。

  在这几十年中,虽然与李燕杰老师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我和李老师之间常有书信或电话联系。平时,遇到一些无法解决的、非常困惑的问题,我就写信给李老师向他请教。有时,李老师在百忙中抽出宝贵的时间给我回信,还经常给我寄来一些期刊资料或诗词书法条幅等,这使我很感动。

  我总在想,平日里,李老师的日常工作异常繁忙。他既要完成教学科研的本职工作,又要为青年朋友做好一场又一场精彩的报告。那时,李老师平均每天要收到全国各地青年的大量来信,他还要给一些青年写回信。因此,李老师工作紧张的程度可想而知。可是,我没有任何能力帮助李老师做点事,反过来,倒是李老师时常关心和帮助我,常常鼓励我,在我人生的道路上,经常地点拨我,为我指明前进的方向。我有何德何能,让李老师这样地关心我,牵挂我,为我操心?我也经常在想,我们每一个人时刻都应常怀一颗感恩之心,都应该做到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因此,为了感谢李老师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每到李老师的生日、教师节、新年和中秋节等日子,总忘不了给李老师寄去一张小小的贺卡,以表达我对李老师的感恩之心,感谢他几十年来对我的关爱和鼓励,而这种感谢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我从心里感到很内疚,从内心深处总觉得愧对于李老师。

  平日里,李老师亲切慈祥的笑容,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他那亲切幽默的话语不时回响在我的耳边。尤其是在我的青年时代,李老师对我的谆谆教导让我记忆犹新。和李老师在一起,无形当中总有一种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他的坚定、自信和乐观总是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他总能给人一种积极乐观、坚定勇敢、昂扬向上的力量。几十年来,李老师给我的教诲使我终生难忘!

  李燕杰老师既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中外著名教育艺术家,演讲家、社会活动家、诗人、书法家、国学家、青年朋友的挚友;同时,又是一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幽默风趣、善解人意、慈爱无比的长辈。他有着超人的睿智和过人的胆识,以及他那与生具来的、无穷无尽的人格魅力。我能在人生道路上结识李老师这位卓越的、不可多得的杰出教育艺术家感到十分的荣幸。

  在结识李老师之前,我对他已早有耳闻。那时(1979年初),我刚从插队不到三年的北京远郊回城工作。对于李老师,最初,是听我哥哥讲的。我当时在中央国家机关下属的一家国有企业当工人。听哥哥说,在他们大学里有一位教中国古典文学的老师叫李燕杰。哥哥回家经常讲一些他们校园里发生的事情。哥哥曾下乡插队,后分配到一家工厂工作。他在学生时代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年轻时,哥哥也是一个刻苦努力、自立自强、积极上进的好青年,他为我们这几个弟弟妹妹做出了好榜样。1977年哥哥从工厂考上了“北京师范学院”(即现在的北京首都师范大学)。他是“文革”结束,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李燕杰老师给他们上中国古典文学课。因为,哥哥是他的学生,所以,自然和李老师接触的比较多。那时候,我特别羡慕哥哥和那些大学生,有进大学读书的机会,还能有幸面对面地亲耳聆听李燕杰老师讲课。

  在大学里,哥哥学习很刻苦。虽然学校和家都在北京市区内,路途也不算太远,但哥哥很少回家。只有在寒暑假或其他节假日的时候才回来。哥哥从师范学院回到家里,常说起大学校园里发生的事情,他时常在我和妹妹及弟弟面前讲一些有关李燕杰老师的事情。特别是讲一些李老师给大学生作报告的内容。哥哥经常绘声绘色地学着李老师的样子,包括李老师作报告时喜怒哀乐的表情以及他那特有的、坚定的手势,哥哥学得真是惟妙惟肖。有时,我们听哥哥讲李老师的报告说到精彩处,都能感觉到心灵上的震撼!有时又会被李老师报告中某些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得哈哈大笑……

  那时,大批有理想有抱负、奋发向上的有志青年,都在为将来毕业后,能够更好地建设祖国的“四个现代化”而刻苦学习,为振兴中华而发奋努力。记得当时在大学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个口号叫做:“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然而,也有一些学生进了大学校门就认为是进了保险箱了。从进校门不久,就开始吃喝玩乐,谈情说爱,丝毫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和良好环境。这些学生不好好读书学习,不思进取,得过且过,消极颓废,整天混日子……他们也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60分万岁”。

  1977年,“四人帮”被粉碎,“文革”刚刚结束不久,整个中国社会的各方面纷繁复杂,混乱不堪。那时,社会上存在着很多各种各样的不利于青年成长进步的思想与不良倾向。在青年学生中也经常不断地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有些问题还相当严重。这些问题,在不同程度上直接阻碍和影响着青年的健康成长。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