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艺术》杂志社官方网站

教育艺术-《教育艺术》杂志社官方网站,“‘少教多学’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的策略与方法研究”课题组官方合作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文章 >

现代文阅读“去作者化”的“独裁”解读要不得

时间:2012-05-29 09:53来源:《教育艺术》 作者:王建华 点击:

 

  2011年高考语文福建卷的第三部分“现代文阅读”第三篇《朱启钤:“被抹掉的奠基人”》的作者林天宏,看到自己的文章成了高考题,欣喜之余,“好奇心起,找来试做了一下,对照标准答案,能拿到一半左右的分数。”尤其是第15题:“作者为什么两次提到6月13日那场大雨?请谈谈你的看法。(6分) ”作为标准答案的“答题要点”是:“1、文章开头写雨中正阳门箭楼的修缮,引出朱启钤1915年就开始有计划地进行北京市政工程建设(或,现代北京的旧城仍保留了朱启钤当年规划的格局);2、结尾的雨引出营造学社旧址的落寞和朱启钤故居成为大杂院的情况,照应文题,引发读者的联想和感慨;3、首尾呼应,结构完整,开头写正阳门箭楼的修缮,结尾写营造学社旧址故宫端门外西朝房的落寞、朱启钤故居的杂乱,二者通过‘雨’联系在一起,抚今追昔,深化了‘不要忘记这位奠基人’的主题。”作者林天宏本人在自己的博客里不无落寞地说道:“标准答案忽忽说了一堆,真正的原因是,我写稿时窗外正好在下雨……出卷前问问我好吗?”
  为什么作者分析不好自己的文章呢?答案很简单,因为这些题目的“标准”答案是命题者制定的,而不是作者定的。如今各种语文阅读的考试,对命题回答正确与否的决定权既不取决于教师,也不取决于阅卷者,更不取决于文章作者,而是取决于对选文进行命题的人。鲁迅先生说过:“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从文学审美功能的角度看,文学应当允许读者根据自己
的审美思想、情感等结合自身的经历加以诠释、发挥,允许读者作为审美主体通过文学想象对客体进行再加工、再创造,但不应当是脱离了作者本人的写作思想、创作意图的。当命题者成为了持有上百万考生生杀予夺大权的尚方宝剑的唯一裁判时,命题者心中的那一个“哈姆雷特”形象便成为了所有考生应当解读出来的上百万个“哈姆雷特”中唯一的标准,考生必须答出来的唯一答案,所以我们不得不经常看到教师对于现代文阅读中学生的质疑和自己的解答与“标准答案”的不一致而语无伦次、莫衷一是的“乏自信性回答”的尴尬局面。
  命题者解读的“独裁”容易导致超文本化、去作者化的“过度解读”。由于中考、高考指挥棒的作用,命题者“独裁化”的命题和解读,还会导致教师课堂教学中的盲从和不自信。对于各种报刊杂志、教辅资料中的现代文阅读,无论其中出现多少疏漏、错误,即使是打字印刷校对错误,既没有及时质疑、纠正的途径,一般教师也懒得去纠正,一道选择题的答案“C”错误地印刷成
了“D”之类的现象难免会发生, 一些因命题者的偏执和陋见而炮制出的摸棱两可的答案更是时有出现,让教师也无所适从,不敢轻易下结论。直接导致教师对照教学参考书或参考答案,一读了事,不敢去作详细推敲分析。即使是在中考、高考阅卷期间,也很少有老师愿意或敢于对试题的答案进行质询,大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根据参考答案批改即使有错责任不在自己、早些完成任务早点回家休息的态度,这在极大程度上培养出了语文教师在阅读教学中尴尬的不自信态度,更助长了现代文阅读教学向死胡同的进一步延伸。
  例如,孙犁的《嘱咐》里的阅读练习题:下面对水生嫂分析不当的一项是:A.女人一怔,睁大眼睛,咧开嘴笑了笑,就转身抽抽搭搭地哭了。(既有盼到丈夫归来的喜悦,又有埋怨丈夫迟迟而归的心酸) ;B.女人一听呆了,低下头,好半天才说:明天我撑冰床去送你。(表现出水生嫂不忍丈夫离去、又深明大义的复杂情感);C.只要你还在前方,我等你到死。(朴素的语言,表达出水生嫂高贵美好的心灵和丰富的情感);D.女人忍住泪,笑着说:快去你的吧,记着,好好打仗,快回来,我们等着你胜利的消息。(嘱咐的话语中着力突出“快回来”三字,表现了水生嫂对丈夫的依恋之情)。几个学校的老师都在争论,有老师说选A,可现实生活中“心酸”的“埋怨”怎么可能没有呢?有老师说选D,因为“好好打仗”应该是女人着力突出的话,可“快回来”难道就不应该“着力突出”吗?作为一个女人,她理所当然希望丈夫“快回来”。让老师们无所适从。几个答案看着好像也都对,最后很多老师认为,这道题极有可能是因为命题者认识的错误或打字印刷错误,导致答题者的困惑不解 。众议结果,按照参考答案,不再讨论。命题者为了考查学生的所谓分析能力,经常炮制出一些摸棱两可的题目,有意制造出一些所谓深度的干扰信息,搞得学生头晕目眩,为了一道似是而非的题目,经常这样搞得教师莫衷一是,自信全无,语文阅读教学怎么能不陷入一种“知其重要而无法教”的怪圈中呢?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