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艺术》杂志社官方网站

教育艺术-《教育艺术》杂志社官方网站,“‘少教多学’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的策略与方法研究”课题组官方合作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研之窗 > 学科研究 >

“少教多学” 学术指导专家评述(3)

时间:2012-08-08 16:16来源:“少教多学”课题组 作者:“少教多学”课题组 点击:

  ……

  学行并重,我们知道是应该的了。但是,怎么“行”呢?是否教工程学的除了课本上的知识而外,还教学生实地练习就叫做“行”?这个,并不是我所谓的“行”,也不是古人所谓的“行”。我所谓的“行”,是行为道德。提起道德,我又有些意见。近来一般人以为人类是动物的一种,他能够生存,他当然不免有欲望;可是一人能力有限,要合多少人,才能使生活的欲望满足;在这共同的努力的关系上,发生出公共的道德信条。这种说法,是从利害上着眼的,而不是从是非上着眼的。现在的人,可以说他们是智者,因为“仁者安仁,智者利仁”,他们都是从利害方面去观察的。这个,固然也是一时的潮流所趋,不易避免。但是我们既然觉出他的错误,就应该力自拯拔。像《论语》里曾子所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那么自己监督着自己;对于学的一方面,也同样的重视努力,使学行两方,平均发展。世界上的人全能如此,那么,现在的那些奇形怪状的事情,早就不致发现,而我们的生活也早就安宁而美满了。(张伯苓《学行合一》,1925)

  ⑤在劳力上劳心,是一切发明之母,事事在劳力上劳心,便可得事物之真理。人人在劳力上劳心,便可无废人,便可无阶级。征服天然势力,创造大同社会,是立在同一的哲学基础上的。这个哲学的基础便是“在劳力上劳心”。我们必须把人间的劳心者、劳力者、劳心兼劳力者一齐化为在劳力上劳心的人,然后万物之真理都可一一探获。人间之阶级都可一一化除,而我们理想之极乐世界乃有实现之可能。这个担子是要教师挑的。惟独贯彻在劳力上劳心的教育,才能造就在劳力上劳心的人类,也惟独在势力上劳心的人类,才能征服自然势力,创造大同社会。

(陶行知《在劳力上劳心》,1927)

  ⑥阳明先生说:“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我以为不对。应该是“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

  ……

  “墨辩”提出三种知识:一是亲知;二是闻知;三是说知。亲知是亲身得来的,就是从“行”中得来的。闻知是从旁人那儿得来的,或由师友口传,或由书本传达,都可以归为这一类。说知是推想出来的知识。现在一般学校里所注重的知识,只是闻知,几乎以闻知概括一切知识,亲知是几乎完全被挥于门外。说知也被忽略,最多也不过是些从闻知里推想出来的罢了。我们拿“行是知之始”来说明知识之来源,并不是否认闻知和说知,乃是承认亲知为一切知识之根本,闻知与说知必须安根于亲知里面方能发生效力。

(陶行知《行是知之始》,1927)

  ⑦从这些例证上,我们可以归纳出一条最重要的学理。这学理就是“为学而学”不如为教而学之亲切。为教而学必须设身处地,努力使人明白;既要努力使人明白,自己便自然而然的格外明白了。

(陶行知《以教人者教已》,1927)

  ⑧我现在要把最近的思想组织起来作进一步之叙述。教学做是一件事,不是三件事。我们要在做上教,在做上学。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从先生对学生的关系说:做便是教;从学生对先生的关系说:做便是学。先生拿做来教,乃是真教;学生拿做来学,方是实学。不在做上用工夫,教固不成教,学也不成学。从广义的教育观点看,先生与学生并没有严格的分别。实际上,如果破除成见,六十岁的老翁可以跟六岁的儿童学好些事情,会的教人不会的跟人学,是我们不知不觉中天天有的现象。因此教学做是合一的。因为一个活动对事说是做,对己说是学,对人说是教。

(陶行知《教学做合一》,1927)

  ⑨生活教育与教学做合一之总要求。我们要活的书,不要死的书;要真的书,不要假的书;要动的书,不要静的书;要用的书,不要读的书。总起来说,我们要以生活为中心的教学做指导,不要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我要声明在先,我并不拘泥于文字之改变。倘使真的拿生活为中心使文字退到工具的地位,从死的、假的、静的、读的,一变而为活的、真的、动的、用的。那末就称它为教科书,我也不反对;倘使名字改为生活用书或教学做指导,还是以文字为中心,便利先生讲解,学生静听,而不引人去做,我也不能赞成。但是,如果能够做到名实相符,那就格外的好了。教学做指导编得对不对,好不好,可以下列判断它。

  (一)看它有没有引导人的力量,看它有没有引导人干了一个动作又要干一个动作的力量。中国人的手中了旧文化的毒已经瘫了,看它能否给他打一针,使一双废手变成一双开天辟地的手。我们要看它能否把双料少爷的长指甲剪掉,能否把双料小姐的手镯戒指脱掉,能否把活活泼泼的小孩们的传统的几十斤重的手铐卸掉,使八万万双无能的手都变成万能的手。

  (二)看它有没有引导人的力量,看它有没有引导人想了又想的力量。中国文人的头脑做了几千年的字纸篓;中国农人女人的头脑做了几千年的真空管。我们现在要请大家的头脑出来做双手的司令官,我们要头脑出来监工。我们不但是要做,并且要做得很好。如何可以做得好,做得比昨天好,这是头脑的天职。我们遇了一本书便要问它是否给人的头脑全权指导一切要做的事。

  (三)看它有没有引导人产生新价值的力量,看它有没有引导人产生新益求新的新价值的力量。

  ……

  中国教育之通病是教用脑的人不用手,不教用手的人用脑。所以一无所能。中国教育革命的对策是使手脑联盟,结果是手与脑的力量都可以大到不可思议。

                  (以上均出自陶行知《教学做合一下之教科书》,1931)

  ⑩育才学校办的是知情意合一的教育。中国数十年的新教育是知识贩卖的教育,有心人曾慨然提倡感情教育,知情意并重的教育。这种主张,基本上是不错的,但遗憾的是没认清知识教育与感情教育并不对立,同时知情意三者并非从割裂的调练中可以获取。书本教育也许可以使儿童迅速(?)获得许多知识,神经质的教师也许可以使儿童迅速地获得丰富的感情,专制的训练也许可以使一个人获得独断的意志,但我们何所取于这样的知识,何所取于这样的感情,何所取于这样的意志?知情意的教育是整个的,统一的。知的教育不是灌输儿童死的知识,而是同时引起儿童的社会兴趣与行动的意志。情育不是培养儿童脆弱的感情,而是调节并启发儿童应有的感情,主要的是追求真理的感情;在感情之调节与启发中使儿童了解其意义与方法,便同时是知的教育;使养成追求真理的感情并能努力与奉行,便同时是意志教育。意志教育不是发扬个人盲目的意志,而是培养合于社会及历史发展的意志。合理的意志之培养和正确的知识教育不能分开,坚强的意志之获得和一定情况下的情绪激发与冷淡无从割裂。现在我们要求在统一的教育中培养儿童的知情意,启发其自觉,使其人格获得完备的发展。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